Sunday, April 30, 2006

重大事情,輕輕描寫

四月的最後一個早上,雖是週日,昨夜未眠,眼皮沈重,我還是落下床去,趕赴聚會……

午后,網友領我們參加「我心中的青春寫作靈魂」座談。

原想座談會時好好養神,結束後可以到誠品逛一下。因為樓下就是誠品信義店,年初開幕時有來逛過,收穫良多。

很意外地,座談一開始就吸引我的注意,一直持續到結束,我的耳朵還是張得大大的,汲取著講者的演說。

講座由陳義芝主持,邀請了鄭清文、廖玉蕙、羅智成、楊照,四位作家輪番上陣,訴說吸引自己寫作的動機。

楊照強調自己有「非寫不可的理由」--踏入寫作生涯前,他經歷了生命中的無奈、無助和痛苦,覺得自己是個「多餘的人」,後來由寫作找回了自己,讓自己感覺對了,不再覺得存在是多餘。同時也訴說了從原本作品只有自己會閱讀,到後來有了第一批讀者後內心發生的微妙變化。

廖玉蕙以散文見稱--她說明寫作可以創新,但要無損實務。生命像一趟旅程,充滿驚奇與喜悅,在這一連串的冒險後,要為自己「尋求一個說法」。

羅智成擅長新詩--詩人好用比喻:把寫作喻成「工具」,不同人可以有不同目的來使用這個工具;把寫作譬作「標本的採集」,把生活中發生的點點滴滴,收集起來,留待自己細細觀賞也行,不斷與人分享也成。羅智成還說明自己大量閱讀,不限範圍,所以寫作材料信手拈來,源源不絕。

鄭清文專寫短篇小說--言語間散發著濃濃的鄉土味,是個台灣小說家,童年歷經了日據時代。還強調小說就是要發明,要虛構,但背景取材只有自己真正經歷的,才寫得出那股味道。誠如他反覆強調的,雖然生命中發生一些重大的事,我們在描寫時卻可以淡淡地,就好像褪了色的照片,留存給我們的不是逼真,而是那意境,那令人回味的情懷--「發生了重大的事,我們輕輕地提它一下」。

1 comments:

Sinya-planter said...

Hi Yukuan,

原本想上網收個報告郵件,沒想到你的留言引起我莫大的興趣...

逛來之後發現你的文風很清爽,該怎麼說呢?就像這篇title『重大事情,輕輕描寫』。

嗯,彷彿是久識的朋友。

很高興認識你!
^^